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水牯牛者,喜水而终生奉献于人之牛也。鄙人乐水,且尽职如牛,故以之为吾博名矣。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赋闲自由人,含饴弄孙乐天伦。家事国事天下事,匹夫有责与时进。 弹指键盘游网络,四海交友真诚心。观光旅游潇洒过,逍遥自在度余生。

汉字“新整容”,岂一个“乱”字了得!  

2009-09-24 13:13:28|  分类: 7、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xin en 汉字“新整容”,岂一个“乱”字了得!

汉字“新整容”,岂一个“乱”字了得!

 《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拟对“琴”、“亲”等44个汉字的字形进行调整。有学者将其称之为“汉字整形”或者“汉字整容”。为了区别于过去有关方面所做的改繁(繁体字)为简(简化字)的汉字“整容”,这次对44个汉字的“整容”可称之为汉字新“整容”(下简称“新整容”)。

 “新整容”分为三类:

 一是对字的某一笔画作“微调”。包括:①“琴、瑟、琵、琶”的上左和“徵”的中下部件“王”最后一笔横变提。②“魅”的右部件和“籴、汆、褰、衾”的下部件的末笔捺变点。③“巽(撰、馔、噀同)”的上左部件“巳”的最后一笔竖弯钩变竖提。④“亲(榇同)、杀(刹、脎、铩、弑同)、条(涤、绦、鲦同)、茶(搽同)、新(薪同)、杂、寨”下部件“木”的竖钩变竖。⑤“恿”的上部件和“瞥(弊、憋同)”的上左部件中横折钩变横折。

 二是调整字的结构形式。如将“蓐、溽、缛、褥、耨、薅”中的部件“辱”以及“唇、蜃”由半包围结构改为上下结构。

 三是增加字的笔画。即在“毂”的左下部件“车”上添加一短横。

 很多人指出“新整容”是“瞎折腾”。我也在有人开展的网上调查中对“新整容”投了一张反对票。“新整容”确实是在我们学习和使用汉字的活动中添乱子。

 从汉字的形成、演变的历史来看,汉字的发展的总的方向是“二便”——便识(理解意义)记(记忆——记其形,记其用)、便书写。采用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诸造字方法,在一词多字(或说一词多形。如“奔”与“犇”,二字的音、义完全一样,仅是形体不同而已)情况下,确定通用字而限制异体字(如“奔”为通用字,“犇”则为“奔”的异体字),可以说都主要是基于“便识记”的需要和要求。其中确定通用字而限制异体字,主要就是为了减少汉字的数量,从而减轻识记的压力。

 至于改繁为简则主要是为了“便书写”。将繁体字的笔画减少(包括部件的减少)、将不易书写的笔画改成易于书写、将比较繁复的部件改成较简明的部件,等等,都是改繁就简中常用的方法。

 改繁为简时也常常采用会意、形声的方法,这正是出于兼顾“二便”的考虑。

 文字,说到底是属于语言符号系统,是语言交际的工具,是用于书面交际的工具。文字的改革、规范都应着重从实用方面考虑——前述的“二便”便是。至于美观,必须在满足实用性的要求的前提下来考虑。

 一个汉字,其书写已属简便,又早已为人们所熟悉,也就是说人们对于其早已能识记,能书写,且也易书写,就不应再去动手脚,以免徒然增加新字,增加识记上的困难。

 正是基于以上认识,我们不得不说“新整容”简直就是“添乱”。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新整容”如何添乱。

 先说笔画上的变化,“横变提”、“捺变点”、“竖钩变竖”、“横折钩变横折”,一笔还是一笔,从书写上来说,实在看不出有多少改难为易之处。象“竖钩变竖”、“横折钩变横折”,看来似乎是省写了一部分,而实际上,写这一“钩”的时间简直是微乎其微,于“便书写”并无什么积极的影响。相反,由于改变习惯的写法往往会让人在书写时有拘束之感,书写起来没那么顺畅迅捷,因而可能因省写这一“钩”反而要增加书写的时间。再说,有些字形的改变还会带来其他一些本来是不必要的问题。

 记得有这样一副对子:“八大王,琵琶琴瑟;四小鬼,魑魅魍魎”。这上联说的就是“琴、瑟、琵、琶”这几个字的上半部分都由平行并立的两个“王”字构成。把“王”的最后一笔“横变提”,这还算不算“王”字?如果不是“王”字,那这副对子就无立足之地了;如果还是“王”字,又何必搞出一个笔形不同的“王”字来?难道就是为了整齐中有变化,才算符合美的要求吗?

 再说字体结构的改变。象“唇、蜃”等字,把它们由半包围结构改为上下结构,仍没有改变其形声字的身份,于“二便”方面不但无丝毫促进。还要让人花时间支记住其所属的新的结构类型。

 至于增加笔画的调整,那就纯粹是对“二便”的反动了。

 这次要“整容”的44个字,其写法形成已久,人们已经习惯成自然。“新整容”并没有减少这些字的笔画(个别字的笔画反而还增加了),无论是在笔形方面还是在结构方面的调整,均既无补于便识记,亦无益于便书写,反而要人们花大力气去改变原有的书写习惯,且有可能让人感到难以适从。这不是无事找事吗?不是添乱吗?

《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对部分汉字笔形“整容”曾做过这样的解释:“如巽、‘撰、馔、噀’的上左部件‘巳’的最后一笔竖弯钩变竖提。上左部件写成竖弯钩显得太拥挤,变成竖提则节省空间,使得字形更加美观。”其实,即使 “新整容”真能让这些汉字显得美观些(不过,这还实在是个未知数),但也明显是一个得不偿失之举——且不说它要让多少人为改变并非有什么危害的书写习惯而花上不少精力,就是可量化的经济成本也不容低估。南阳师范学院的张洪军老师曾指出:“汉字轻轻一调,所有的词典、课本、电脑程序、手机软件等都得跟着变,代价太大。”有的网友说得更具体:“原来的字典词典要作废重新印,代价自然不菲,中国13亿人,汉语字典词典的存量至少有2亿本吧,以一本5元计算,就是10亿元了。教师进修、宣传推广,计算机字库、输入法、排版铅字的调整,上面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开支将会是天文数字。政府路牌、交通标志之类的,也要改过来,成本同样是惊人的。”

  针对有人提出的诸如“44个汉字整容,10亿人将重新学写字”一类的问题,王宁教授说:“我们现在所做的调整只是供阅读或者供机器、电脑来用的字形,谈不到实业内要重新学习汉字。”我认为这是一个蹩脚的辩解。如果这一说法在对笔形、结构的调整方面还可以说得过去的话,而在增加笔画这一调整方面还站得住脚吗?经王宁教授他们“规范”出来的“毂”字,其左下部件“车”上多了一短横,那么,如果我们平时书写出来的这个““毂”字,到底算对还是错?

 此外,我们还真有理由担心:如果这次调整真正实行,那么它将后患无穷——正如著名学者王立群所指出的:“如果开了头,就会没完没了。”

汉字“新整容”,岂一个“乱”字了得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