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水牯牛者,喜水而终生奉献于人之牛也。鄙人乐水,且尽职如牛,故以之为吾博名矣。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赋闲自由人,含饴弄孙乐天伦。家事国事天下事,匹夫有责与时进。 弹指键盘游网络,四海交友真诚心。观光旅游潇洒过,逍遥自在度余生。

老教授的天职 ——回忆张汝舟先生  

2009-02-20 03:26:14|  分类: 19、亲情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四维居士 的    老教授的天职 ——回忆张汝舟先生 




  我一直珍藏着张汝舟教授给我的两封亲笔信,都是1964年写的。这两封信,不仅起着鼓励我的重要作用,而且闪耀着老教授一种宝贵的思想和精神。       

  我读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四大本,发现其中有些错误,一一摘出,列表勘误,寄请张先生 指教。张先生看后,便于3月1日给我写了回信。信中对我“红透更重于专深”、“业务挂帅会断送前途”的叮嘱,我不仅铭记在心,而且很自然地想起一些往事 来。首先是1957年我读高中时,从《贵州日报》上看到一篇报道,内容是省委统战部召开了个知识分子座谈会,请大家帮助党整风。会上有贵阳师范学院张汝舟 教授发言,说他曾被轻视,被怀疑,被打击过,近年来得到信任,心情愉快。还说他曾写有首“途中雨霁”的绝句表达他的心情,那诗说:“急雨风回忽放晴,软泥 更觉草鞋轻。行人包裹忙收拾,更趁斜阳赶一程。”当时我被这首诗的意境吸引住了,我赞赏这首诗,敬佩这位教授。他怀着这种心情,在会上倾心剖腹地发言,后 来却成了把他打成贵州大右派的根据之一。       

  到我读贵大二年级聆听张教授讲古代汉语课时,又由敬佩张先生的诗转到敬佩他的学识和为 人,因为他讲课不只是传授知识,他还教学生如何读书,如何做学问,如何当个好老师。他说,上课离不开讲稿,那是字纸篓,要在香烟盒上写几个字,到堂上讲得 头头是道,纲举目张,那才是功夫。他这为师的标准,成了我后来当老师所遵循的一条准则。在张先生给我们上古汉语不久,一位党员同学跟我说,张汝舟老师原是 一级教授,划成右派后什么都抹掉了,工资降到什么级别都不是的月薪90元。他给我们上课时,头上的右派帽子是否已摘掉,我不清楚,但他是贵州的大右派,尽 人皆知,也就是说,他仍是处在逆境中的,至少是在舆论压力的逆境中的。尽管身处逆境,他仍是,课,在认认真真地上,事,在认认真真地做,学生有问题需要解 决,就切实给以解决。在给我的信中还说:“渡(先生的字)对红专问题有点认识,凡是虚心向我问业务的,我都要提红专问题。”他是在以自己的切身之痛警示学 生,叫学生千万不能在政治上出错,断送前途。这种关爱,跟父母对子女的关爱有什么不同呢?说他关爱学生如同关爱子女,那是最恰当不过了。       

  我1962年毕业分到长顺中学任教,上高中语文。备《苏武》一课时,课本对“扶辇下除” 的“除”字注为“庭院”,我认为庭院是平的,车过何以用“下”?此注于理不通。查阅北大《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资料对此“除”字注释为“台阶”。台阶之 释与“下”字吻合,想采用,但又想,既然是台阶,那“辇”又怎么能“下”呢?这又是问题了。问了身边的几位老同行,都解决不了。不得已,我又去信向张先生 请教。收到信后,4月17日,他又及时来信给我作答,信中说:“圣庙是按照宫殿形式,殿下从左右两阶上殿,有石级;中间是斜坡。大臣走左右两阶,皇帝乘辇 走中间;因为斜坡,所以要扶”。问题得到解决,我很高兴,告知我的老同行,他们欣喜之余,恍然大悟。       

  我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两次请教于张先生,他两次都给我回信,解决我工作和学习中的问 题,我很是感动。我在贵大中文系,不是出众的学生,和张先生也没有过私交,他对我可能没有什么印象,因此,第一封信是寄给61级的张槐礼同学,请他转交给 张先生的。张先生对我却这样认真负责,我怎能不感动?帮助学生,关爱学生,不管他是在校的还是毕业了的,都自觉地在尽心尽责,这似乎是这位老教授的天职。 翻阅母校《教坛先导》,在槐礼同志撰写的介绍朱厚锟教授一文中发现,文革中,外交部来人到贵大找朱厚锟教授了解他的一位学生的情况,朱教授充分肯定这位学 生,并把有关的年月日和人物事件都作了介绍,最后还说,那是抗战时期的事,时间久远了,怕记忆有错,但他记有日记,日记被抄家抄走了,叫他们去找有关人员 翻日记核对。找到日记核对后,证实了朱教授所讲与日记所记完全吻合。事隔30来年,对学生是那样关怀备至,一丝不苟,令人敬佩。长期一起共事,何其相似! 他们一生,经历种种逆境,无论所受挫折如何惨重,这种思想,这种精神,丝毫不变。这是不是他们这一代所共有的天职呢?这种闪耀着光辉的思想和精神,是老教 授们留给我们继承和发扬的一笔宝贵财富吧。相信这笔宝贵财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会得到更好地发扬光大,张先生、朱先生会含笑九泉。       

  作者简介:罗福应,1962年贵大中文系毕业,系中学特级教师,贵州省劳动模范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