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水牯牛者,喜水而终生奉献于人之牛也。鄙人乐水,且尽职如牛,故以之为吾博名矣。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赋闲自由人,含饴弄孙乐天伦。家事国事天下事,匹夫有责与时进。 弹指键盘游网络,四海交友真诚心。观光旅游潇洒过,逍遥自在度余生。

南腔北调:方言与官话随想  

2009-01-19 07:10:29|  分类: 7、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liubinfu163南腔北调:方言与官话随想

  

南腔北调:方言与官话随想

□刘斌夫 南腔北调:方言与官话随想 - 水牯牛 -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而今的中国方言土语,在汉族语言(包括少数民族所通用汉语)中,不下万种。林林总总的汉语方言,是人文中国的文明“活化石”,乡土中国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边在推广国语,即普通话,官方语言——“官话”,一边方言随市场经济发展而流通南北西东,大行其道。

从工具性而言,方言土语应该消灭;从文化角度与历史蕴涵观之,方言土语是永远不可消失的,正是以其丰富性和差异性,伴随着不朽的生命力。

倘若没有方言土语,就不能有如此辽阔广大的疆土,不会有如此丰富庞大的民系(民族的分支),倘若两千年前就统一了方言使泱泱华夏亿万官民人人全讲一口标准的“官话”,那么恐怕这个以文化古老著称于世的民族早已被同化而消亡了。

作为以表意本质的语言,发音与声调仅是其形式,内容决定形式,形式作用内容,哪有千人一面的刻板统一的形式,何来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内容。

语言作为交际工具、表达手段,要求其具流通性、同一性即共性。语言作为思想载体、文化媒介,则应具有保密性、神秘性、生动性和差异性即个性。

求同以存异,这就使官话与方言如两条永不相交却永远相伴的平行线,并驾齐驱。

如果没有了方言,就没有了语言研究,就没有了北刚南柔的语言性格。

国语尽力普及,方言永远发展。一个聪明人,应该会讲不止一种语言。

如今的“普通话”,按照中学语文课本不太准确的定义,是以北方方言为基础语音、北京口语为标准发声、以现代白话文典范为文字规范的标准化通用汉语。

实际上,而今的普通话,是以东北哈尔滨口语为标准发声,去掉东北的尖团音,以北方方言大系为基础语音,以当代各种白话文为文字蓝本的通用汉语。北京方言很重,塞擦音含混,常有声无韵,囫囵吞枣。开国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包括后来草创电视台时,担纲播音者多为哈尔滨人,甚至至今能在电视电台把普通话讲得最标准的,莫过于哈尔滨人。

那么,普通话——国语——官话,脱胎于方言,甚至本身就是一种被更多的人认同的较易懂的方言土语。

中国汉语分为八大方言区。最大的是北方方言区,西南地区川滇黔渝等也包括其中。

但是,并非北方方言区说普通话就比别的方言区容易“标准”。不是“说好普通话,走遍天下都不怕”,而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川人说普通话”。四川处于北方方言区,是普通话的参照系。四川人平常生活交流,干脆就说四川话,人家不说四川话的人可能照样可听懂大部分。

任何语言,不可能是仅凭语音就全懂意思的。方言给听话的对方留下了理解和想象的空间。

在温州,有一个地方叫龙港,因为是周围几个以乡镇为方言单元的方言专区的人们移民自建的城市,开始至今形成了“方言联合国”,有“金乡话”、“蛮话”、“闽东话”、“闽南话”、“灵溪话”、“本地(龙港方岩)话”、“畲语”、“宜山话”、“平阳话”、“瑞安话”、“温州话”、“文成话”、“泰顺话”等,林林总总,蔚为大观,仅一个“吃饭”,就有十几种发音和说法,都以半生不熟的“浙江普通话”为“共同语言”。

然而,就是在这“资本乐园”,民营经济的试验区,各讲各的截然不同发音的方言的人们,靠语言、智慧和胆识,走遍天下,先富起来。

温州方言的保密性,在生意场合起了关键作用。两个温州人同其他地方人在一起,用温州话当众当面商计对策,其他人也搞不懂,故而往往在商战中奇取智胜。

传说在对越战争中,越南方面可以破译中方军事用语中的任何方言,后来明传军务用语只有全用温州兵的温州话,果然越方无法搞懂,中方大渔其利。

笔者远祖籍贯中原彭城(今江苏北部徐州一带),近祖籍贯广东梅州兴宁县(今兴宁市),是祖上奉《康熙移民诏》而迁徙移居四川的“客家人”,由四川赴沿海十年,半个月学会了人们以为难说难懂的上海话,但三年也未真正搞懂温州话,仅知一麟半爪而已。

方言越复杂的地方,人们越容易学会别的方言。温州人的语言领会和仿学能力,是为全世界所公认的强。在成都,一些温州商人说的老成都土话,比新成都人还要地道。

普通话,只能提倡,不可强制。而方言土语,在求同存异中走向大体的融合,又坚持原有品味,这是规律,也是趋势。

秦始皇“车同轨、书同文”,但不可能“言同语”。可能统一文字,也仅是相对统一,同一字体写法可统一,字体却保留承传多种,不可能统一发音布调,所以方言土语各领风骚千万年。

客家人还有句名言:宁丢祖宗田,不丢祖宗言。方言在某种意义上,可能是一个民系甚至民族的文化基因和精神密码。

其实,现今的某些方言土语,就是古时某朝某代的“官话”。

数千年来,汉语汉字发音变化多多。

一是入声字,二是差别音,很难说古代不标准,现在就标准,越来越标准。

古人发音与现代人不同,各有各的道理。

不懂古人发音,就难以真正读懂十三经二十四史两汉辞赋之朝骈文唐诗宋词元曲……

唐朝的“新诗”,就是格律诗,或称近体诗。唐人把先秦汉魏的较自由诗体称为“古诗”或“古风”。唐诗宋词是务讲押韵的。但按现当代人的读法,许多都不能切韵,或声调平仄不对。因为音或调变化了。

据现当代文坛大师石天河先生讲,他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北京参加中国作协举办的诗歌讲座,就遇到现当代大诗人艾青不懂古诗发音与现代的差别。

艾青讲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就不押韵嘛,可见唐人写诗也不一定要韵脚。”

其实不然。艾青是现代自由诗即现当代新诗的领导人物之一,诗歌创作成就斐然令世人瞩目崇仰。但正如古人所言“诗有别才,无关学也”。他不是学者,没有把古今方言官话研究透彻,不用苛求,亦无大碍。

四川射洪人陈子昂的这首千古传诵的短短四句著名诗作: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辞采宏丽,文思深邃,语言淳美,发声铿锵,既对仗,又讲究平仄,还非常押韵。

为什么?“者”和“下”同韵吗?

是的!隋唐时古人发音中,没有ê这个韵,把“者”读成zha(音砸),把“下”读成ha(音哈),所以就押韵,你不妨一试。

正如四川什邡至今还保留着隋唐官话(即当时的“普通话”)中大量的入声字发音布调,唐人杜牧“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要读“xia”(音霞)那样,这种者——zha的读音,至今还保留在川东南重庆黔江土家族苗族聚居区一带的汉语方言中,把“记者”叫“记zha”,把“客人”读“ka人”,“热”为“ra”,把“得”读“达”……十分有趣。笔者作为土家女婿,赴岳父那边省亲,闹过许多笑话,盖因方言土语的大不相同矣。虽然,当代射洪人已不把“者”读“砸”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