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水牯牛者,喜水而终生奉献于人之牛也。鄙人乐水,且尽职如牛,故以之为吾博名矣。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赋闲自由人,含饴弄孙乐天伦。家事国事天下事,匹夫有责与时进。 弹指键盘游网络,四海交友真诚心。观光旅游潇洒过,逍遥自在度余生。

“我与温总理一起干地质”——听老地质队员陈延京讲一段过去的事情  

2008-12-29 03:24:34|  分类: 17、人物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来源   http://www.jnzx.gov.cn:8080/Html/53902006515170842-1.Html

作者:吴文峰  卜繁祥   时间:2006-5-15
    温家宝总理年轻时干过地质,这恐怕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我从在大学学地质到从事地质工作整整25年。这期间大部分是在非常艰苦和恶劣的环境中度过的……”这是温家宝在2003年3月12日当选国务院总理后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的开场白。
    当年底,温总理出访美国。在欢迎晚宴上,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说:“我是学地质的,温总理也是学地质的。当年温总理已成为一个真正的地质专家时,我却在战场上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温总理致答谢辞时首先回应:我们两人都学过地质专业,而且我们都有一个苦难的童年。
    温 总理干地质时的一位非常要好的队友,目前就住在山东济南的一个地质队,名叫陈延京。一天,我们去访问了他。在陈家落座之后,谈话从“捎花生米”说起。陈延 京想了想说,是有那么一回事。那年我在邹平出野外时接到了温家宝的来信,知道他当了地矿部的副部长。队上正好有人去北京,我就在当地农村买了点土特产,想 略表心意,因为我知道他爱吃花生米。想当年,在甘肃酒泉,花生米可是最好的下酒菜呢……
“我与温总理一起干地质”——听老地质队员陈延京讲一段过去的事情 - 水牯牛 -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1973年,温家宝(左)与陈延京(右)等在甘肃戈壁滩上合影。

    原 来,陈延京是济南市历城区遥墙镇大陈家村人,1946年生,比温家宝小4岁。1964年底参军,在济南军区兖州某炮兵部队干气象兵。凭着“根红苗正”和突 出表现,1971年3月,复员转业的他和另外9名战友被选送到甘肃地质局酒泉区域地质调查队,成了一名光荣的地质队员。且在那里一呆就是10年。1979 年底调回山东,继续从事地质工作,直到2002年正式退休。
    当时的酒泉区地质调查队400多人,下设分队,分队下设小组。分队30馀人, 小组五六个人。分组时,陈延京正好被分到了温家宝所在的第五分队地质普查组。当时温在这里任地质技术员,已经3年了。接下来的日子,他们朝夕相处、年复一 年。虽然小组成员每年都有调整,但他俩作为党支部成员,一直固定不动,工作中相互配合,生活中亲如兄弟。
    谈起第一印象,陈师傅想了想说, 那时的温家宝身子比较单薄,中等个头,圆脸,皮肤较黑。穿一身蓝色的工作服,虽然不是很新,但很整洁。话不多,但很谦虚、稳重,透着热情。之所以印象这么 深,一是听说他是从北京地质学院主动要求来的研究生,当时可是个了不起的高学历,很崇拜;二是他的名字有特点,容易使人想起“温暖”和“饱饭”,很舒服, 因此一下子就记住了。还有他的夫人张蓓莉,大方、活泼、热情。那时他们刚刚结婚不久。我们到达酒泉的当天,队上在大礼堂召开欢迎会,同志们敲锣打鼓夹道迎 接,会后,张蓓莉她们来到我们住处,问寒问暖,问部队的生活,对军人来到地质队工作感到很新鲜。当时有个说法,管地质队员叫“和平时期的游击队员”,从正 规军到游击队,从内地来到边疆,我们也感觉很新鲜,对地质也感到很神秘,恨不得马上就找到一个大金矿。
“我与温总理一起干地质”——听老地质队员陈延京讲一段过去的事情 - 水牯牛 -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1974年春天张蓓莉怀抱着陈延京的大女儿与丈夫温家宝及孩子在甘肃酒泉。

    在酒泉呆了5天,陈延京就随着大队人马出发,进了祁连山。
    当 时区调队是搞区域地质调查的,即填出不同比例尺的地质图供找矿等用。这是最基础的地质工作,也是艰苦中的艰苦。工作范围涉及甘肃、新疆、内蒙、西藏的部分 地区,工区内有雪山、草原,也有沙漠。每年3月份出发,按照事先划定的区域,带着帐篷、行装、仪器、生活必需品等,先骑着牦牛到白雪皑皑的山中,为的是越 干天气越热便于行动;10月份后,天气变冷,就改骑骆驼,到沙漠里作业。通常12月底天寒地冻时才返回基地酒泉。为了便于工作,一般是以小组为单位集体行 动,除了几个同事,再是有一个负责赶牲口的向导,精干的很。陈延京职务是物探操作员,负责伽马射线强度测量,天天背着仪器,按照地质员指令定点进行数据观 测。
    回忆起当时,陈延京满脸的沧桑。他说,在大山上跑路线,一般要爬到海拔四五千米高的地方,那儿的积雪常年不化,气温很低,有时还会遇 到暴风雪。那时候物资装备很落后,没有防寒服。大家穿着皮裤皮袄出工,经常会冻得发抖。在雪山上工作,要戴防护镜,不然雪光会刺的眼睛生疼。每天十几公里 跑下来,脚都肿了。回到宿营地,大伙便忙着取冰化水,生火做饭,燃料是牦牛粪。所谓的饭,多数是稀粥、米饭,外加点小咸菜。简单的吃过后,我们一般是钻进 帐篷躺在行军床上倒头就睡。温家宝却常常睡的最晚,因为他负责技术,每天的资料要整理。后来他担任了小组负责人,还要准备明天的工作。几乎天天都要催促他 好几遍,他才躺下。有时为了夜里起来扫帐篷顶上的雪,他还要穿着衣服睡。当时他患有较严重的鼻炎,遇冷经常发作,因为高山缺氧,厉害时常常晕倒在山上。每 次醒来后,稍微歇息一会儿,爬起来再接着跑。他常说,当天的任务必须当天完成,不能因为自己耽误队里的工作进度。
    提到在沙漠里搞勘查,陈 延京说,那滋味也不好受。每次进去,都要用骆驼驮着大量的淡水,装在特制的半圆形大铝桶里,放在宿营地。宿营地一般是选在有苦水井的地方,一旦淡水喝完 了,可以从这些人工开凿的渗有涩水的苦水井里临时取水解渴,同时还可供骆驼饮用和人们洗澡。在沙漠干活不比雪山,要抓一个“早”字。因此,每天早上天还未 亮,温家宝往往是第一个起床,帮大家准备好简单饭食后,趁天凉快,抓紧去跑路线。常常是干着干着,太阳就火起来,脚下的沙子就烫起来,身上的汗就流出来、 粘起来。尽管背着十几斤的水,那天也喝不到黑。汗水边流边蒸发,最后的结果是,回到驻地,两手往脸上一抹,盐渍就扑扑簌簌往下掉。条件再艰苦,小组的工作 年年是按时甚至提前完成。说到这里,陈延京拿出了过去的一些老照片,在里面我看到有年轻的温家宝和他的战友的戈壁滩上的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