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水牯牛者,喜水而终生奉献于人之牛也。鄙人乐水,且尽职如牛,故以之为吾博名矣。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赋闲自由人,含饴弄孙乐天伦。家事国事天下事,匹夫有责与时进。 弹指键盘游网络,四海交友真诚心。观光旅游潇洒过,逍遥自在度余生。

穆天子西征年月日考证  

2008-12-28 11:31:48|  分类: 46、古史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张闻玉穆天子西征年月日考证

 

          穆天子西征年月日考证

                 ——周穆王西游三千年祭

公元2007年是周穆王西游三千年的重要纪年,千载难逢。我们应当记得它,应当纪念它。

周穆王西征,有《穆天子传》为证。事涉“三千年”,当然得从西周的年代说起。

司马迁《史记》的明确纪年始于西周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那之前的年代,都是后人推算的。其中,武王克商的确切年代最为关键。克商年代,至今已有三四十家不同说法。影响大的有两家。旧说,即刘歆之说,克商在前1122年,有两千年了,史学界大体依从。新说,当是国家斥巨资集多方面力量,称之为“夏商周断代工程”所得出的结论,克商在前1046年。差异如此之大,靠得住吗? 

姑且不说新说、旧说的是非,看一看克商年代的文献依据就能让我们头脑清醒。

反映克商月朔日干支的文字,一是古文《武成》,一是《逸周书·世俘》。

《新唐书·历志》称“班(固)氏不知历”,他的《汉书·律历志》多采用刘歆的文字,刘歆在《世经》中引了《周书·武成》:“惟一月壬辰旁死霸,若翌日癸巳,武王乃朝步自周,于征伐纣。”

又引《武成》曰:“粤若来三[二]月既死霸,粤五日甲子,咸刘商王纣。”

又引《武成》曰:“惟四月既旁生霸,粤六日庚戌,武王燎于周庙。翌日辛亥,祀于天位。粤五日乙卯,乃以庶国祀馘于周庙。”

这就是今天我们能见到的古文《武成》。虽也有人提出过异议,史学界还是认同它的真实性。刘歆在引用后还写有他对原文的解说。如“至庚申,二月朔日也。四日癸亥,至牧野,夜阵。甲子昧爽而合矣。”又说“明日闰月庚申朔。…四月己丑朔[既]死霸。…是月甲辰望,乙巳旁之。”——这就是刘歆对克商月朔干支的理解。

稍加排列,是年前几月朔日干支便清清楚楚:

一月辛卯朔,二月庚申朔,四月己丑朔。

再看《逸周书·世俘》:

维四月乙未日,武王成辟。四方通殷命,有国。

维一月丙午旁生魄,若翼日丁未,王乃步自于周,征伐商王纣。

越若来二月既死魄,越五日甲子朝至接于商,则咸刘商王纣,执矢恶臣百人。

   《武成》说,一月初二(旁死霸)壬辰,初三癸巳,“武王乃朝步自周”。《逸周书》说,一月十六(旁生魄)丙午,第二天丁未,“王乃步自于周”。《武成》立足于朔,《世俘》立足于望,日序一致,两者并不矛盾。当是初三癸巳起兵,中间有停留,十七丁未又出发。二月既死魄(庚申朔),第五天“甲子朝至接于商”。《世俘》与《武成》吻合。

月相的含义也清楚明白:既死魄(霸)为朔为初一,旁死魄(霸)取傍近既死魄之义为初二;既生魄与既死魄相对为望为十五,旁生魄(霸)取傍近既生魄之义为望为十六,既旁生魄(霸)指旁生魄后一日为十七。月相是定点的,定于一日。一个月相不会管两天三天,也不会管七天八天,更不会相当于半个月。这是至关重要的。这是《武成》与《世俘》明白告诉我们的。有的人就是视而不见!

克商之年前几月的朔干支当是:一月辛卯朔,二月庚申朔,×月庚寅朔,×月己未朔,四月己丑朔。二月至四月间必有一闰,刘歆据四分术朔闰定二月闰,可从。闰二月庚寅朔,三月己未朔。

以此勘比实际天象,前1122年、前1046年皆不符合。历日干支与前1044年、前1075年、前1106年天象可合。因为历朔干支周期是三十一年,克商年代必在这三者之中。依据文献记载,考求出土铜器铭文,武王克商只能是公元前1106年。

1976年于临潼出土《利簋》,铭文:“王武征商,唯甲子朝。”确证了克商的时日干支。

西周的总年数,可参照《史记·鲁世家》。因为《鲁世家》记载鲁公在位年数大体完整。《史记·鲁世家》记:封周公旦于少昊之虚曲阜,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其后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强葆之中。周公恐天下闻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践祚,代成王摄行政当国。……于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于鲁……伯禽即位之后,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并兴反。于是伯禽率师伐之于慈……遂平徐戎,定鲁。鲁公伯禽卒,子考公酋立。考公四年卒,立弟熙,是为炀公,……六年卒,子幽公宰立。幽公十四年,幽公弟照杀幽公而自立是为魏公。魏公五十年卒,子厉公擢立。厉公三十七年卒,鲁人立其弟具,是为献公。献公三十二年卒,子真公濞立。真公十四年,周厉王无道,出奔彘,共和行政。二十九年,周宣王即位。三十年,真公卒,弟敖立,是为武公。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卒立戏为太子。夏,武公归而卒,戏立,是为懿公。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与鲁人攻弑懿公,而立伯御为君。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鲁,杀其君伯御,……乃立称(鲁懿公弟)于夷宫,是为孝公……孝公二十五年,诸侯畔周,犬戎杀幽王。

司马迁所记西周一代鲁公年次,大体是清楚的。异议最多只有两处:伯禽年数,炀公年数。伯禽卒于康王十六年,这是明确的。周公摄政,七年而反政成王,“后三十年四月……乙丑,成王崩。”伯禽代父治鲁是在周公摄政之初,而不是成王亲政之后。伯禽治鲁后,有管、蔡等反,淮夷徐戎亦反。接着有周公东征,伯禽亦率师伐徐戎,定鲁。《鲁世家》载,伯禽代父治鲁之后“三年而后报政周公”,“太公亦封于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引起周公有“何迟”“何疾”之叹。很明白,周公与太公受封是在武王克殷之后,伯禽“之鲁”当在周公摄政之初,是代父治鲁。成王亲政元年,“此命伯禽俾侯于鲁之岁也”(《汉书·律历志》),成王正式封伯禽为鲁侯。到康王十六年,伯禽卒。这样,代父治鲁七年,作为鲁侯治鲁四十六年,总计五十三年。这与《史记集解》“成王元年封,四十六年,康王十六年卒”的记载也是吻合的。

鲁炀公年数,《鲁世家》记“六年”,《汉书·世经》作“《世家》炀公即位六十年”,汲古阁本《汉书》作“炀公即位六十年”。《世经》同时又记“炀公二十四年正月丙申朔旦冬至”为蔀首之年,至“微(魏)公二十六年正月乙亥朔旦冬至”复为蔀首之年。这就否定了六年说、十六年说。这一蔀七十六年中间,还有幽公十四年,炀公在位必六十年无疑。

这样,武王2年+周公摄政7年+伯禽46年+考公4年+炀公60年+幽公14年+魏公50年+厉公37年+献公32年+真公30年+武公9年+懿公9年+伯御11年+孝公25年=336年。这是明白无误的《鲁世家》文字,是考证西周一代王年的依据。西周总年数336年,武王克商当在公元前1106年。实际天象,出土铭文,文献记载,都证实了这一结论。

《史记·封禅书》“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宁而崩。”周公摄政七年,反政成王,《汉书·律历志》载“后三十年四月……乙丑,成王崩。”《竹书纪年》载,康王在位二十六年。昭王在位年数众说纷纭,而《小盂鼎》铭文旧释“廿又五祀”,当是“卅又五祀”,乃昭王时器,可证昭王在位三十五年。

武2+摄政7+成30+康26+昭35=100年,正百年之数,这就证实《晋书》所载“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是靠得住的。前人说“受命”指的是“文王受命”,实则指武王克商。又,昭王在位之年,其说甚多,十九年说影响尤大。《史记》载,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这就否定了昭王在位十九年说、二十四年说(新城新藏)。在位三十五年,昭王年岁当在七十以上,才可能有一个五十岁的儿子穆王。这是简单的生理常识啊!

又,《史记·秦本纪》张守节《正义》云:“年表穆王元年去楚文王元年三百一十八年”。楚文王元年即周庄王八年,合公元前689年。318+689=1007,不算外,穆王元年当是前1006年。上距克商的前1106年正是“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

文献记载的穆王高寿长命,都是于史有据的。《史记·周本纪》载:“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穆王立五十五年崩,子共王翳扈立。”《竹书纪年》记穆王“五十五年,王陟于祗宫。”《太平御览》引《帝王世纪》,“五十五年,王年百岁,崩于祗宫。”《尚书·吕刑》载:“唯吕命,王享国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诘四方。”这里的“百岁”“百年”,当然指的是整数,《帝王世纪》的作者不会不读《史记》。穆王活到一百零五岁,古人不疑,今人反认为不可能,于是穆王在位就有了45年(马承源)、41年(董作宾、刘起益)、37年(丁山、刘雨)、27年(周法高),甚至20年(陈梦家)、14年(何幼琦)种种说法。如此不顾文献,实在令人惊讶。我们说,离开了文献记载,还有什么历史可言啊!百年来,东西方文化交流,西方人怎么“大胆假设”,还可理解,号称史学家的中国人抛弃文献信口雌黄,就不好理解了。

穆王元年乃公元前1006年,这是不容置疑的。

弄明白穆王在位的具体年代,前1006年——前952年,计55年,再考求穆天子西游的年月日才有可能。

中华民族最重视史事的记录,汉字的史、事本来就是一个字,帝王身边有史官记言记事,古代史料记载的丰富是不言而喻的。中华民族的历史既是悠长的,更是延绵不断的,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春秋》仅是鲁国的大事记国史,只不过经孔子整理而赖以保存下来。其实,各诸侯国都是有国史的,从《竹书纪年》看,周王朝的大事记更不当缺。《逸周书·史记》载,周穆王要左史“取遂事之要戒”,朔日、望日讲给他听。也就是录取史料中的重要的可鉴戒的事,供他参考借鉴。足见周穆王时是有史事记录的,左史才可能给他辑录。可惜,国史仅传下来一部《春秋》,更早的只有一些零散的文字。

史载,西晋初年汲县人不准盗取战国古墓,有大量竹简古书,经当时学者荀勖等人整理,一批古籍得以保留下来,其中就有史事记录两种,这就是《竹书纪年》与《穆天子传》。

《穆天子传》记录周穆王西行的史事,历时两年,远行到今之中亚,文字中干支历日明明白白,地名记载清清楚楚,即便是经过春秋、战国间人整理,作为穆王的史事,还是可信的,不当有什么疑义。更不必看作什么传奇小说,当作古人的故事编写。

据《艺文类聚》载,“穆王十三年,西征,至于青鸟之所憩”。这当是穆王的初次西行。《穆天子传》卷四载,“比及三年,将复而野”,还要再去。因为传文残缺,无明确年月,只有日干支记录。我们仅能据干支将行程一一复原,再现三千年前穆王西行的史事。

穆王十三年即公元前994年,我们将前后年次的月朔干支一一列出,穆王的西行也就大体明白了。

前995年——穆王十二年,

      子  丁未    84  (丁未07h19m)

      正  丑  丙子   583

      二  寅  丙午   142

      三  卯  乙亥   641  (乙亥13h16m)★

      四  辰  乙巳   200

      五  巳  甲戌   699

      六  午  甲辰   258

      七  未  癸酉   757

      八  申  癸卯   316

      九  闰  壬申   815

      十  酉  壬寅   374

   十一  戌  辛未   873

   十二  亥  辛丑   432 

注: 84,指四分数小余。07h19m,指合朔07时19分,见张培瑜《中国先秦史历表》。

郭沫若氏《大系》录61载《走簋》“隹王十又二年三月既望庚寅”。既望十六庚寅,必乙亥朔。这正合穆王十二年天象:卯月乙亥朔。见上★处。是年建丑,当闰未置闰,转入下年建子。

前994年——穆王十三年,

      正  子  庚午   928  (辛未08h54m)

      二  丑  庚子   487

      三  寅  庚午    46  (庚午05h49m)

      四  卯  己亥   545

      五  辰  己巳   104

      六  巳  戊戌   603  (戊戌05h34m)★

    闰六  午  戊辰   162

      七  未  丁酉   661

      八  申  丁卯   220

      九  酉  丙申   719

      十  戌  丙寅   278

    十一  亥  乙未   777

    十二  子  乙丑   333

郭沫若《大系》录80载,《望簋》“唯王十又三年六月初吉戊戌。”六月戊戌朔,正合穆王十三年天象:巳月戊戌朔。见上★处。本年不当闰而闰,转入下年建丑。

前993年——穆王十四年,

      正  丑  甲午   832  (乙未0854)

      二  寅  甲子   391

      三  卯  癸巳   890

      四  辰  癸亥   449

      五  巳  癸巳     8

      六  午  壬戌   507

      七  未  壬辰    66

      八  申  辛酉   565

      九  酉  辛卯   124

      十  戌  庚申   623

    十一  亥  庚寅   182

以上所列子、丑、寅、卯……是实际天象,是用四分术推算出来的。在不能推步制历的春秋后期以前,是观察星象制历,即观象授时。在没有找到朔闰规律之前,只能随时观察,随时置闰。这样,实际用历与实际天象就不可能完全吻合,允许有一定的误差。月球周期29·53日,有个0·53,半日还稍多。而干支纪日是整数,不可能记“半”,这个0·53必然地前后游移,甲子记为乙丑,乙丑记为甲子,都算正常。还有个置闰问题,按推步制历当闰,而实际用历却未闰,不当闰却又置闰了,建正就有个游移,或建丑或建子,并不固定。懂得以上两点,实际用历与实际天象的堪合与校比,才有可能。

下面,我们将《穆天子传》有关文字录入,穆王西游的整个行程也就昭白于天下。

卷一,开篇“饮天子蠲山之上”,说明书已残缺,当有穆天子从宗周洛邑出发过黄河至蠲山的记录。书的首页,按后面的惯例应当是“仲春庚子”“季春庚午”之类的纪时文字。第一个纪日干支已是“戊寅”,是在朔日庚午之后,说明穆天子在季春三月初出发,几天后到了黄河之北山西东部的蠲山。从上面前994年(穆王十三年)实际天象推知,

三月朔庚午(小余46分),分数小,也可以是“三月己巳朔”,顾实《穆天子传西征讲疏》就定“己巳朔”,戊寅初十。顾实在二月后置闰,戊寅就成了“闰二月初十”。本不为错,考虑到接续“望簋”历日,闰二月就不恰当了。

定三月庚午朔(05h49m)。初九戊寅,天子北征,乃绝漳水。十一庚辰,至于□。十四癸未,雨雪,天子猎于邢山之西阿。十六日乙酉,天子北升于□,天子北征于犬戎。二十一日庚寅,北风雨雪,天子以寒之故,命王属休。二十五日甲午,天子西征,乃绝箱之关百(今雁门山)。

四月己亥朔(13h43m)。初一己亥,至于焉居、禺知之平。初三辛丑,天子西征,至于耕人。初五癸卯〔酉〕(此月无癸酉),天子舍于漆泽,乃西钓于河。初六甲辰,天子猎于渗泽。初八丙午,天子饮于河水之阿。初十戊申〔寅〕(此月无戊寅),天子西征,骛行,至于阳纡之山。十五癸丑,天子大朝于燕然之山,河水之阿。二十日戊午,天子命吉日戊午,天子大服,天子授河宗璧。二十一己未,天子大朝于黄之山。二十七乙丑,天子西济于河。二十八丙寅,天子属官效器。

五月己巳朔。《传》无载。

六月戊戌朔(05h34m)。望簋:唯王十又三年六月初吉戊戌。铭文与天象吻合。

卷二,丁巳……。知此前有若干脱漏。丁谦云:距前五十一日。盖自河宗至昆仑、赤水须经西夏、珠余、河首、襄山诸地。五十一日行四千里恰合。

戊戌朔,二十日丁巳,天子西南升□之所主居。二十一戊午,寿□之人居虑。二十四吉日辛酉,天子升于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二十六癸亥,天子具蠲齐牲全,以杷□昆仑之丘。二十七甲子,天子北征,舍于珠泽。

《传》载“季夏丁卯”,即六月丁卯朔。说明实际用历,前六月戊戌朔,月小,二十九日。而实际天象,午月戊辰朔162分(丁卯15h10m),实际用历午月(后六月)丁卯朔,不用四分术戊辰162分,更近准确。

闰六月丁卯朔,季夏(初一)丁卯,天子北升于舂山之上以望四野。初六壬申,天子西征。初八甲戌,至于赤乌之人其献酒千斛于天子。十三日己卯,天子北征,赵行□舍。十四日庚辰,济于洋水。十五日辛巳,入于曹奴之人戏觞天子于洋水之上。顾实云:“曹奴当即疏勒。”十六壬午,天子北征,东还。十八日甲申,至于黑水。降雨七日。二十五辛卯,天子北征,东还,乃循黑水。二十七癸巳,至于群玉之山。

闰六月,月大,三十日。故《传》载“孟秋丁酉”,进入七月。

七月丁酉朔(02h47m),四分术丁酉朔661分。孟秋初一丁酉,天子北征。初二戊戌,天子西征。初五辛丑,至于盗闾氏。初六壬寅,天子祭于铁山。已祭而行,乃遂西征。初十丙午,至于貼韩氏。十一日丁未,天子大朝于平衍之中。十三日己酉,天子大飨正工、诸侯、王吏、七萃之士于平衍之中。十四日庚戌,天子西征,至于玄池。天子三日休于玄池之上。十七日癸丑,天子乃遂西征。二十日丙辰,至于苦山。二十一日丁巳,天子西征。二十三日己未,宿于黄鼠之山西(阿)。二十七癸亥,至于西王母之邦。

卷三,吉日甲子二十八日,天子宾于西王母。二十九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

八月丙寅朔(16h58m),四分术丁卯朔220分。《传》无载。

九月丙申朔(09h51m),四分术丙申朔719分。

实际用历九月丙申朔。初一丙申。十二丁未,天子饮于温山。十四日己酉,天子饮于溽水之上。六师之人毕聚于旷原。天子三月舍于旷原。六师之人翔畋于旷原。六师之人大畋九日。

十月丙寅朔(04h42m),四分术丙寅朔278分。

十一月乙未(23h58m),四分术乙未朔777分。

十二月乙丑朔(17h48m),四分术乙丑朔333分。

前993年,穆王十四年,上年置闰,闰六月,转入今年建丑,正月乙未朔(08h54m),四分术甲午832分。甲午分数大,与乙未相差无几。实际用历取甲午,或取乙未,均可。

正月(丑)甲午朔(乙未08h54m)。《传》无记。

二月(寅)甲子朔391分(甲子20h57m)。《传》无记。

三月癸巳890分(甲午06h28m)。顾实取甲午朔,己亥初六。癸巳朔,初七己亥,天子东归。初八庚子,至于□之山而休,以待六师之人。

四月癸亥朔449分(12h25m)。顾实取四月甲子朔,初一甲子,十七庚辰,天子东征。二十日癸未,至于戊□之山。二十二乙酉,天子南征,东还。二十六己丑,至于献水,乃遂东征。

五月癸巳朔8分(壬辰21h37m)。癸巳分数小,壬辰分数大,朔日近之。因为后有“孟秋癸巳”“(仲)秋癸亥”的文字,顾实取五月甲午朔,虽朔差一日,视为实际用历,可从。这样,从二月甲子朔算起,出现四个连大月,似乎不好理解。考虑到历术的粗略,又是远在千里万里之外的记录,朔差一日,也是情有可原的,未便苛求。否则,后面的“孟秋癸巳”就不好解释了。实际天象不会错,是实际用历出了偏差,将一个小月误记为大月,如此而已。

五月甲午朔,初六己亥,至于瓜貶之山。初八辛丑,天子渴于沙衍,求饮未至,七萃之士高奔戎刺其左骖之颈,取其青血以饮天子。十一日甲辰,至于积山之边。十二日乙巳,诸睛献酒于天子。

六月壬戌朔507分(04h49m)。实际用历,顾实定癸亥朔,朔差一日。

卷四,初一癸亥,十八庚辰,至于滔水。十九辛巳,天子东征。二十一日癸未,至于苏谷。二十四丙戌,至于长愚。二十五丁亥,天子升于长愚,乃遂东征。二十八庚寅,至于重邕氏黑水之阿。

七月辛卯朔(12h54m),四分术壬辰66分。实际用历,顾实据《传》记“孟秋癸巳”“五日丁酉”定癸巳朔,朔差一日。

七月初一癸巳,孟秋癸巳,命重邕氏供食于天子之属。“五日丁酉”即初五丁酉,天子升于采石之山,于是取采石焉。天子一月休。

八月庚申朔(22h56m),四分术辛酉565分。实际用历,顾实据《传》“(仲)秋癸亥”定八月癸亥朔。援例,“季夏丁卯”、“孟秋丁酉”、“孟秋癸巳”、“(仲)秋癸亥”,皆指朔日。四分术,七月壬辰66分,月大,八月壬戌朔。壬戌之去癸亥,还是朔差一日。这是记事者延续前面的失误而不知而不改。这个“失误”仅是今人的认识,反映了当时人的历术水平而已。干支纪日并不紊乱啊,大原则没有出错,只是在处理月大月小上没有找到规律。到春秋时代,大月小月的周期才得以逐步掌握,从《春秋左氏传》的历日中可以考知。

(仲)秋癸亥,八月癸亥朔。初一癸亥,天子觞重邕之人徐鸳。初三乙丑,天子东征,徐鸳送天子至于长沙之山。初四丙寅,天子东征,南还。初七己巳,至于文山。天子三日游于文山。初十壬申(误记“壬寅”,本月无壬寅),天子饮于文山之下。十一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十二甲戌,巨孅之人圸奴觞天子于焚留之山。十三日乙亥,天子南征阳纡之东尾。十九日辛巳,至于□澪河之水北阿。

九月庚寅朔(11h58m),四分术辛卯124分,两者误差在半日,算是吻合。实际用历,承上月癸亥朔,本月壬辰朔,与辛卯朔差一日。

九月壬辰朔,二十二癸丑,天子东征,嶢夭送天子至于渦人。天子五日休于澡泽之上。二十七戊午,天子东征。

十月庚申(04h22m),四分术庚申623分。实际用历,承上月壬辰朔,本月壬戌朔。

“孟冬壬戌”即十月壬戌朔,与上诸例吻合。十月初一壬戌,至于雷首。犬戎胡觞天子于雷首之阿。初二癸亥,天子南征。初五丙寅,天子至于荒山之队(隧)。十二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赤骥之驷,造父为御。南征翔行,迳绝翟道,升于太行,南济于河,驰驱千里,遂入于宗周。十九庚辰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庙。吉日甲申二十三,天子祭于宗周之庙。二十四乙酉,天子□六师之人于洛水之上。二十六丁亥,天子北济于河。

十一月己丑(23h22m),四分术庚寅182分,己丑合朔在夜半23h22m,与庚寅吻合。实际用历,承上月壬戌朔,定本月壬辰朔。朔差一日。

十一月壬辰朔,记“仲冬壬辰”,至累山之上。初六吉日丁酉,天子入于南郑。西征结束。                                                                                          

×  ×  ×  ×

以上,我们将《穆天子传》主体文字录入纪时系统,可以弄明白很多问题:

《穆天子传》是一部珍贵的史料记录,记录了周穆王西征的整个行程,季节时日记载得清清楚楚,历日干支前后连贯,一丝不乱,这就体现了它的真实性与可靠性。说明周穆王时代是有“史记”的,整个西周一代也是有“史记”的,没有这个“源”,就没有《春秋》这个“流”。

《穆天子传》记录了周穆王十三年、十四年西行的主要活动,反映了三千年前中原与西域与中亚的沟通,各民族的交流往来可追溯到三千年前,穆王西征有开拓性的意义。

周穆王十三年合公元前994年,十四年合公元前993年,实际天象与《穆天子传》所记历日干支完全吻合,这难道是偶然的吗?历日干支的记录反映了中华民族三千年前的历术水平。借助干支历日的记录,三千年后的今天,我们能够将它们一一复原,本身就说明华夏民族早期的历术水平是高超的,大体准确的,不用说在当时也是首屈一指的。

干支历日的堪合校比,证实周穆王元年当在公元前1006年,它对于整个西周一代王年的探讨有重要意义。旧说克商在前1122年,新说克商在前1046年,都会从根本上动摇。

 

                         张 闻  玉       2006年10月黄金周稿成

 

              贵州社会科学,2007年第10期刊发。

提要:本文就西周年代及《穆天子传》记录的穆王西征时日干支进行考证,

认定穆王西征发生在三千年前的公元前994年—前993年,即周穆王

十三年至十四年。《穆天子传》乃穆王的“史记”,史料价值弥足珍贵。

         关键词: 西周年代  穆天子传  穆王西征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