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水牯牛者,喜水而终生奉献于人之牛也。鄙人乐水,且尽职如牛,故以之为吾博名矣。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赋闲自由人,含饴弄孙乐天伦。家事国事天下事,匹夫有责与时进。 弹指键盘游网络,四海交友真诚心。观光旅游潇洒过,逍遥自在度余生。

汉字的兼职兼类  

2006-04-05 20:50:52|  分类: 7、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的兼职兼类

汉字的特点是什么?不谈造字法的话,可归纳为:多音多义,兼职兼类。多音多义,人尽皆知。兼职兼类,并非都能明白。

先说兼职

古代字少,已发现的甲骨文字,也就大约五千个。东汉的《说文解字》收字九千三百五十三个。清代《康熙字典》收字四万七千零三十五个。《汉语大字典》收字五万六千个。《中华字海》收字八万六千个,这大概是应有尽有了。

古代字少,怎么办?当然就只有兼职了,一个字兼有几个字的职能。使用频繁,有的职能分化出去,另造新字,形成“古今字”关系。当然,并非所有职能都分出去,有很多字至今就兼职。阅读古籍,常常碰到兼职的字,古书用古字,不明了它所包含的今字,难免就会误释。最早提出“古今字”的,当是郑玄。他在《礼记·曲礼》“予一人”注中有“余、予,古今字”的解说。许慎在《说文解字》中也说:“古今人用字不同,谓之古今字。”“凡读经传者,不可不知古今字。”可见,古人对汉字“兼职”的认识是很早也很重视的。至今,“古今字”这个术语还为我们所采用。

说,⑴说话;⑵读shui ,说服;⑶读yue ,喜悦;⑷读tuo ,解脱。《论语》:“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说即悦字。古字说兼有“悦”字之职。《诗·氓》:“士之耽兮,犹可说也。”郑笺“说,解也。”是解脱的意思。古字说兼有“脱”之职。“说服”义至今由“说”兼着,未造新字。

奉,手捧义。引申又有奉献义。古字一个,兼有两职。手捧义另造新字,即本义另造新字。《左传·成公二年》:“韩厥执絷马前,再拜稽首,奉觞加璧以进。”读“捧觞”,后面的“进”是奉献义。《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有“奉璧往使”“奉璧西入秦”“奉璧奏秦王”,皆读“捧”。凡手可捧者,实实在在的东西,读“捧”,不可捧者读“奉”。

亨,⑴读heng,通,亨通。⑵读peng ,今字为“烹”。《诗·七月》有“亨葵及菽”。烹煮之义。《史记·淮阴侯列传》有“上怒曰‘亨之。’”烹是古代一种酷刑,下汤锅。⑶读xiang ,献。今字为“享”。《易·大有》“公用亨于天子。”享,指入朝进贡。

辟,读bi,法。躲避义,今字为“避”。《左传·成公元年》有“旦辟左右”。开义,今字为杜。《孟子·梁惠王有“欲辟土地,朝秦楚。”不正、偏义,今字为“僻”。《孟子·梁惠王》有“放辟邪侈。”宠幸义,今字为“嬖”。《论语》有“友便辟。”

分析古字与今字的关系,清代学者王筠提出了“分别文”的说法。即另造新字以区别词义,从兼职中分化。王筠归纳为两种情况:一、正义为借义所夺,因加偏旁以别之者也;二、本字义多,既加偏旁,只分其一义也。

云,《说文》“象云回转形”。借作“说话”,“子曰诗云”“人云亦云”。借义通行,本义另造新字,加偏旁“雨”以别之。

匡,《说文》“饮器,”,“筐,或从竹”。“匡”是本字,借作“匡正”“匡救”。本义另造新字,加偏旁“竹”以别之,这就是作器物的今字“筐”。

莫,《说文》“日且暝也,从日在中”。“莫”借用为表否定的无定指代词,“正义为借义所夺”,加偏旁“日”造新字“暮”,取代“莫”的本义。古籍中,“莫”字兼职,既作代词的“莫”,又作“日暮”之“莫”。

县,《说文》徐铉注:“此本是县挂之县,借为州县之县。今俗加‘心’,别作‘悬’,义无所取。”《说文》未收“悬”字。

队,《说文》“从高队也”。段玉裁注:“队、坠,正俗字。古书多作‘队’,今则坠行而队废矣。”“队”借作“队伍”“部队”,就另加偏旁新造一个“坠”字。     

古籍中常用的古字后来又另造新字的还有很多。今人大多分析为两类:1、因假借而形成的古今字,就是“正义为借义所夺”。2、词义引申形成的古今字。词义引申,就是让已有的字兼表新义,形成一字多义。社会的前进,不断的引申,往往使本字兼职过多,反而容易歧解、误解,不得不另造新字,分出兼职中一职,以求表达的准确。这样,字的多义往往与字的兼职就是同一个概念。多义,是从词汇角度说的;兼职,是从字的功能说的。我们讲“字”,当然用“兼职”表述。

要—腰,“要”的本义是身腰的“腰”,借用作要约、简约之义,就给本义另造一个“腰”字。《说文》未收“腰”字,《玉篇》收有“腰”,解释说:“本作要”。

其—箕,其古字作 是“扬米去糠”的簸箕。“其”借作代词,另造“箕”字表本义。

止—趾,止象足形,甲骨文作段玉裁说“止即趾也”本义是脚趾,今字作“趾”。

求—裘,求的本义是皮衣。《说文》“求,古文省衣”,“裘”为今字明矣。

亦—腋,亦的本义是腋。表示人的正面身行,左右两点表示两腋所在,是指事字。

孰—熟,孰的本义是“生熟”的熟,借用为疑问代词,“正义为借义所夺”,造新字“熟”与疑问代词“孰”相区别。

然—燃,《说文》“然,烧也”,假借为语气词“如此”,本义新造,加偏旁“火”。徐铉注“今俗别作燃”

原—源,《说文》“原,水泉本也”。借作原野、高原之原,别制源字为本原之原。

须—,《说文》“须,面毛也”。借作必须,另造“”字表“面毛”义。

何—荷,何即负荷,“借为谁何之何”(徐铉语),新造“荷”区别疑问代词的“何”。

州—洲,《说文》“水中可居曰州”。借作州县之州,新造“洲”字。

或—国,《说文》“或,邦也。从口从戈以守一,一,地也。”这是会意字。借作疑惑不定义,另造“国”字。《说文》“国,邦也”。

卒—猝,《说文》“卒,隶人”,是兵卒之卒。古文借作骤然之“猝”,给假借义另造一个“猝”字。

戚—,《说文》“戚,也”,指大斧。借作悲哀义,为假借义造新字“

与—欤,《说文》“与,党与也”,结交义。借作语气词“欤”,为借义造“欤”字。

齐—斋,齐的本义是齐平,借作“齐敬”的齐(zhai,为借义造“斋”字。

还有皇—凰,度—渡,占—,申—伸,免—娩,曾—增,孙—逊,直—值,衰—蓑,

段—锻,韦—围,舍—,尝—,……。不难看出,本义为借义所夺,为本义造新字;也可以给假借义造新字。

王筠说:“本字义多,既加偏旁,则只分其一义也。”这类今字只分担了古字中的一个意义。这就是由词义引申形成的古今字。

取—娶,《说文》“取,捕取也,从又从耳。”本义是指获猎物或杀敌人,取左耳以记数。由捕获义,引申出获取、求取、嫁娶等意义。“本字义多”,加偏旁“女”,“分其一义”。“娶”成了“取”的今字。

弟—第,《说文》“弟,韦束之次第也”,本义为次第。後引申为兄弟、第宅等意义。兄弟者,长幼之次第也。善事兄长为弟,今字加偏旁“心”为“悌”,孝悌义。另加偏旁“竹”新造“第”字,分担次第、第宅等义。悌、第是今字,分担古字“弟”的兼职。

写—泻,《说文》段注:“谓去此注彼也”。本义是将液体从甲流注到乙。引申为倾吐、倾泻、描摹、书写、绘画等意义,“本字义多”,加偏旁“水”,新造“泻”字“分其一义”。今字“泻”,《说文》不收。

坐—座,《说文》“坐,止也”。段注:“止,下基也。引申为住止,凡言坐落、坐罪是也;引申为席地而坐。……引申凡止著为坐。”坐字义多,新造“座”字,“分其一义”。名词“座位”由此而来。《说文》不收“座”字。                               

责—债,《说文》“责,求也”。成语“求全责备”用的正是本义。引申为诛责、责任…等等。债务也是一种责任,“责”的引申义就有“债务”。新造“债”字,分其“债务”义。古籍中“债务”“债券”都用“责”。《说文》不收“债”字。

益—溢,《说文》“饶也”,指水多而溢。引申义有增益、利益、更加等,再加偏旁“水”为本义新造“溢”字。

文—纹,《说文》“错画也”,指交错之纹。“文”还有文字、文化、文章、条文、文雅、掩饰等多种意义,为其本字加偏旁造“纹”字,表示本义花纹、纹理。

由引申义形成的古今字还有许多。阅读古籍都是应该知道的。 如:

昏(黄昏)——婚(婚姻),禽(飞禽、走兽)——擒(擒拿),景(光照)——影(影子),反(反覆)——返(往返),内(进入)——纳(接纳),见(视也)——现(显露),

贾(贾市)——价(价格),受(相付)——授(给与),竟(乐曲尽)——境(边境),没(沉没)——殁(人死),章(乐章)——彰(显著),志(意志)——(标志),

共(共同)——供(供给),火(火光、十人为“火”)——伙(伙伴),

唱(倡导、歌唱)—倡(倡导),知(知识)——智(智慧)……。

    可以看出,引申义形成的古今字,主要为某一引申义造新字,也可为本义另造新字。 上例:文—纹,益—溢,唱—倡……。

由假借义形成的古今字,古字的本义与借义毫无联系;由引申义形成的古今字,今字与古字的其他意义有联系。这是两者的根本区别。前举说—悦,奉—捧,意义是有联系的,当然得归入“引申义形成的古今字”。

再说兼类。

一个字具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词性就是兼类,它的用法和意义是相对固定的,而不是临时的。临时的用法叫“词类活用”,不能叫“兼类”。

在引进西方语法之前,汉语没有完整的词类概念,强调的是字词句的解说,即“训诂”。前辈学人说,“中国无文法,训诂即文法”。文法就在训诂之中,在字词句的解说之中。基于《易》学的哲理,古人对动字、静字,实字、虚字的认知还是很清楚的。对于喜好骈对文字的中国人,动静、虚实实在太重要了。《马氏文通》後,研究汉语文法的学人多起来,而绝大多数都是用西法硬套,西文如此,汉文亦得如此,大有削足适履之嫌。认识到连动式、兼语式,总算是进步,终于看到了汉语还有自己的特点。而深入的研究并不够,始终在西文的框架内调整、修理。语法的百年研究现状,不过如此。

五十年代关于汉语词类的讨论,统一了认识,汉语有词类。具体的词类划分,大体用的还是西文那一套,知名语言学家是各持己见,并不划一。

汉字没有性、数、格的标志与变化,它有自己的特点。兼类就是特点之一。造字之初,兼类就是汉字的普遍现象。认识到汉字兼类,阅读古籍大有好处。 

恶:1、形容词,读è,貌丑。跟“好(hǎo)”相对,跟“美”相对。《战国策·赵策》有“纣以为恶”。《论语· 乡党》有“色恶不食,臭恶不食”。

2、名词,读è,罪恶,指不良行为。《论语·颜渊》有“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

3、动词,读wù,憎恶。跟好(hào)相对。《论语·里仁》有“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

4、副词,表疑问,读wū,何,哪里。《战国策·赵策》有“先生又恶能使秦王烹醢梁王?”

胜:1、动词,读shēng,禁得起。《史记·项羽本纪》有“沛公不胜彿囈”。

2、打胜仗。跟“败”相对。《孟子·梁惠王》有“邹人与楚人战,则王以为孰胜?”

3、副词,读shēng,尽,用在动词前。《孟子·梁惠王》有“谷与鱼鳖不可 ⑶

胜食,材木不可胜用。

4、形容词,优美的,高雅的。“胜友如云”“胜地不常”“躬逢胜饯”。

5、名词,指优美的山水或古迹。今作“名胜”。 

按:以上二例,“恶”“胜”都兼有四类词性。一字兼两类,几乎比比皆是。训诂学称之为“名动同辞”,就是指一个字既作名词又作动词的兼类现象。造字之初,给人的行为动作造字,为动词;涉及这个动作的对象,用这个字表达,为名词。动词、名词都用这同一个字。天地间的自然现象,古人造字,也多用“兼类”处理。“名动同辞”自然就普遍了。“树”的初始义是栽种,“树艺五谷”,是动词;栽种的对象,树木,是名词。“雨”甲骨文作,像“下雨”这个现象,又像“所下之雨”这个东西。“兼类”让汉字简要,且表达丰富。

古语中“名动同辞”兼类的字,不少语法著作视为“词类活用”。把“活用”的范围划得很大,使两者的界限模糊了。如:《战国策·齐策》有“是其为人也,有粮者亦食,无粮者亦食;有衣者亦衣,无衣者亦衣”;《史记·淮阴侯列传》有“解衣衣我,推食食我”的衣、食二字,自古就名、动两用,就不得看作“词类活用”。《韩非子》有“杨朱之弟衣素衣而出”,《礼记》有“不可衣其衣”“衣逢掖之衣”,显然一个是动词、一个是名词。《庄子》有“衣裘褐”、“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衣以文”、“衣大布而补之”等等动词的用法,也有“正衣冠与之坐”、“苴布之衣”、“衣食不足”、“多以裘褐为衣”等等名词的用法。“活用”是临时的,“兼类”是确定的,自古就有的。

杨树达先生对“古名字动字义相因”举证甚多,正确解读了古籍中的很多疑难。《汉书管窥》“土筑阿房之宫”,筛是动词,筛又是“竹器”。“天子发书易”,杨说“易犹云占,乃动字”。“卦诸将,贰师最吉”,王念孙云“卦当作卜”,杨先生说“改卦为卜非也,卦即卜也”。此“卦”乃动字。祝,祝祷,甲文像人跪拜形,口念诵求福。“又为名词”,《说文》“主赞词者”。牧,《说文》“养牛人也”,《周礼》有“掌牧六牲”,贾谊《过秦论》有“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左传》有 “马有圉、牛有牧”。“梳”字,器名作梳,理发亦曰梳。《左传·成公十三》有“王以行人之礼礼焉”,一名词一动词。

为了区别一个字的兼类,往往从语音上将它们分为两个音,主要用声调区分,一平声一去声,或一去声一上声,称之为“读破”。多音、多义与兼类的关系自然就密不可分。

王,名词,君王,平声;动词,称王,去声。

      数,名词,数目,去声;动词,计算,上声。

      好,形容词,貌美,上声;动词,喜欢,去声。

      闻,名词,声誉、名望,去声;动词,听见,平声。

      间,名词,门缝、间隙,平声;动词,离间,去声。

      语,名词,话、言论,上声;动词,谈话,上声;告诉,去声。

      舍,名词,宾馆,去声;动词,放弃(),上声。

    再举一些常见常用的兼类例字:

      复,动词,回来——副词,再,又(复假道於虞)。

      舍,名词,宾馆——动词,住一夜(舍於翳桑)。

      ,动词,马跑——副词,屡次(宣子谏)。

      及,动词,追赶上——连词,与(生庄公及共叔段)。

      执,动词,捉拿、拿着——名词,执友(见父之执)。

      图,动词,考虑(图其社稷)——名词,图画(河不出图)。

      无,动词,没有——副词,表禁止、表否定(食无求饱)。

      驾,动词,驾车——名词,车驾(为之驾)。

正确认识汉字的兼类,阅读古籍时加以运用,会有轻松自如的感觉。           

关于“正反同辞”

张闻玉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