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牯牛---汪伟的博客

水牯牛者,喜水而终生奉献于人之牛也。鄙人乐水,且尽职如牛,故以之为吾博名矣。

 
 
 

日志

 
 
关于我

退休赋闲自由人,含饴弄孙乐天伦。家事国事天下事,匹夫有责与时进。 弹指键盘游网络,四海交友真诚心。观光旅游潇洒过,逍遥自在度余生。

赵老在我心中  

2006-04-22 14:14:05|  分类: 8、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老在我心中

先秦史学会秘书长来函,告知赵光贤先生故去,希望我写点怀念方面的文字。

是的,我与赵老虽只有一面之识,确实的,作为后学,应该为他写点什么。

赵先生是北师大老教授,算是名校名师,弟子少说不下三千,而今活跃在史学界前沿的也数以百计。按理,有关赵老的回忆纪念文字,轮不到我,自然的大有人在。这便是我近两个月来迟迟不能提笔的缘由。

虽然如此,我理解秘书长的用意,还是想为赵先生写点什么。

那是1992年春上,先秦史学会秘书长孟世凯先生来信,邀请我出席当年在西安召开的第二次西周史学术讨论会及先秦史学会成立十周年纪念会。特别说明,邀请我到会,也是赵光贤老先生的意思。

十月二十五日我到了长安县,与先秦史诸位专家相聚,有老朋友,也结识了不少新朋友。到后,我礼节性地拜访了赵老先生。他的到会弟子多,进进出出,我也不便搅扰,无法长谈,也无法交流。他给我的印象是:清瘦矍铄,儒者风范。

赵先生提交的论文是《武王克商与西周诸王年考》,很长,会上发的仅是“节本”。我从他的文章看出,他花的功夫,他付出的心血,非常人所能想象。因为年代研究并非赵先生的强项。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正是他几十年苦苦追求真理的体现。赵先生已进入老龄,能有这样的成果,能不令人浩叹!

读赵老的文章,使我想到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

读赵老的文章,使我想到清代学者段玉裁,他研究古音分部,在给江有诰的信上说:“足下能确知所以支、脂、之分为三之本源乎?……仆老髦,倘得闻而死,岂非大幸也?”

读赵老的文章,使我想到东北师大的陈连庆老先生。作为老一辈史学家,陈先生对年代学也有浓厚的兴致。1985年秋,我在吉林大学从金景芳先生学《易》。国庆期间,由他的研究生张鹤泉同志引荐,我去师大拜望陈先生。当他得知我熟悉历算,显得十分兴奋,还拿出几迭早年推演历日的演算稿纸,连说“很难,没搞懂”,显现陈先生多年的苦心追求,令我十分感动。我当场利用《史记·历术甲子》数据给陈先生做了推算的示范,陈先生满意,兴奋莫名,留我们用膳,当即邀我给师大的研究生讲历术。冰天雪地中,他总是提前到教室,从不缺席。尔后,陈先生还提供若干铜器历日供我研究,导引我进入先秦史学领域学习、研究。

赵光贤先生与陈连庆先生一样,都是史学界前辈,享有盛名,到了七、八十高龄,还对历史年代深入学习、研究,这种“朝闻夕死”的孔子精神,实在令我等后辈景仰。

金秋十月,长安的先秦史学会开得热烈,赵老先生在会上也十分愉快。我能理解,赵老是想将他的成果展示出来,供大家学习、认同,毕竟是他多年的心血啊!只是因为办会人疏忽,没有提供交流的机会,不能对赵老的文章做专题讨论,就难于产生一个共识,这是令人失望的。我当时就想,赵老先生晚年有这样厚重的成果,他应该是感到“大幸”的,至少不会有段玉裁的失落。

就是因为有赵老先生的这次邀请,我从此也就成了先秦史学会的一员。

还想说的是,我当年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填报的第一志愿就是北师大。自信历史这门课学得相当好,仅仅是因为考场紧张,粗心大意,将一道20分的历史题看错,没有如愿到北京求学。要是细心一点,历史会得个高分,说不定进了北师大,我也将有幸成为赵光贤先生的弟子。唉,人生不就是一个缘分么!

赵老去了,赵老始终在我心中!

                 贵州大学    张闻玉  20031021日于贵阳花溪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